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maya2014田野系列(6):停停走走的感想-藏戏评论

2017年06月18日 | 分类:全部文章 | 作者:admin| 浏览:42
田野系列(6):停停走走的感想-藏戏评论
2018年8月14日 星期二
今天起床比较早,六点不到就醒了,昨日在法轮林的躲雨经历勾起了我对偶然事件的兴趣,一晚上辗转反侧,梦都是零散的。上午的行程安排是从红原县到阿坝县。昨晚的田野总结会大概是听懂了今日的行程多少会有些小惊喜,因为按前期掌握的情况看,阿坝县似乎可能并没有藏戏,可我们根据线索要去找找。看地图,这段行程并不远,又据说路况不太好。

果然,一路走走停停,遇到两次大堵车。第一次堵了近半个小时,第二次起码半小时以上,都是单边放行,有指挥交通的人引导(穿着协管背心,不是交警)。海拔似乎在不断上升,风景真是越来越美汁波密,一路盘山而上,离云朵的距离越来越近。身旁谁说了一句,真想拿根木棍一戳,把云搅和成棉花糖,就有那么近。随手拍一张都是壁纸级美图,索性没拍留在心里(还是有摄影技术局限的,庹石毛拍了一张已经足够美的那处风景了,感觉意境够了我这拍照菜鸟就索性把手机又塞回兜里了),借堵车间隙好好吹吹高处的风,简直神清气爽,竟无半丝高反,还能小跑小跳实在难得。
要说藏区难以看见肥胖之人,莫不是心情所致,山云影斑牛羊环伺,比邻自然显得人类那样渺小、纯粹,眼睛所到之处吃够了平日里看不到的“一览无遗”女皇选夫,杂念、烦恼统统都想不起来也不愿去想,摊开双臂摘一处立身,深吸一口气大宋金手指,看暖色的风、冷色的云,自由吞吐,这般大气景致下哪里还吃得下五谷杂粮,看来要瘦了。
其实,堵车也不见得是坏事,好奇心驱使、能够下车总是开心。第一次堵车我们刚好停在距离山路拐弯处不到两三百米的位置上叶茂然,从大巴车头“高高”的视角上望去,前面一白一黑两辆小车再往上镜头推移便是山脚下色调灰上一阶的景致。我跑下车,环顾离我们最近的白色面包车上几位漂亮阿姨并没有下车的意思为妻不贤,他们民族服饰穿戴整齐正襟危坐的模样,想必堵车打搅了人家心中的仪式感。再前面一辆黑色小轿车车窗透亮已无人,与车擦肩而过方才注意到身旁一个满脸是笑的姑娘凑近望着我,哎呀藏区姑娘脸庞的笑容像极了格桑花,亲近毫无违和之感。黑车是她的,我们聊了半天,她叫格桑吉,留下联络方式,但愿将来也能去若尔盖看她家乡的藏戏表演。作为一名刚刚毕业决意投身家乡基础教育建设的大学生,那样年轻、那样热情又那样纯洁,不禁想起刚刚被我“送走”的一届毕业生,凤凰花开有聚有散,无论去向何方,林林总总愿不忘初心,永心怀美好。
第二次堵车是环绕溪流的山坳之处,一眼望去前处蜿蜒车龙一尾,便知所需时间尚久。这次老师们都下了车,我才注意到在我们车前的还是那辆白色面包车梁诗冉,看来她们车速如我们一般笨重啊。她们也下车了,溪流旁一大片草坪成了漂亮阿姨们“聚餐”的场地,十几个塑料袋盛满了咸菜、土豆些类摆放在一堆,还有喷喷香的藏香猪,哇,这能不能称之为过林卡呢。不到中年的已婚妇女比少女更泼辣扰民,才半刻时间我已然“心安理得”地融入了人家过林卡的氛围中,盘腿比肩靠在她们一圈,大口吃着向她们“讨”来的藏香猪和咸菜,满嘴流油的自拍和自嗨。好在漂亮阿姨们热情好客天命神童,毫不生气还攀谈起来,原来她们是个“姐妹团”,从黑水县包车过来自备吃食一路玩耍,难怪打扮如此庄重。我回头一看暴走伽刚特尔,咦,男司机果然站在近处端着手机低头时不时打量着我们一群“不客气”的女人,也不好意思坐下来扭捏半天,干脆讨了块厚肉躲三米之外去了。




自嗨模式一旦启动,刘嘉楠一根自拍杆下简直移情效应泛滥,毫无生分的各种合影,花儿草儿溪流碎石,认识的不认识的,猫狗飞虫。总之,都化作了快乐的同伴。偶尔想起好像还跟内蒙古赤峰的几个自驾游姐姐拍了不少合影,好像真是拍了不少呢?然后各奔东西,上辈子看来也是有过缘分的。躺在草地上,觉得堵车真好新妇难为。路,盘桓山涧,“白河”时宽时窄伴曲而行,人工雕琢的痕迹历经多年不太明显,留下的或许会有非自然的遗憾,但开放的本身就必然包含更多。我们并不是这里的人,没有鲜艳的民族服饰,即便穿戴上也无法从骨血里体味到那份融洽。可就算是这样,在天空中翱翔的鹰看来,我们是灰色系的点,与原始色系的短暂关联、聚散,分离,然后以各自生命的轨迹继续行进,变成线条的:直的,曲的卢台长博客,偶然的,有机的,零乱的,平行的,视觉看好像吴冠中的抽象画,内核又好像《金翼》中橡皮筋同竹竿的关系。这样就足够暖心了不是么,毕竟,我们梳理不出一幅抽象画中的逻辑,因为没有逻辑,只有平衡;我们也打整不好竹竿网络的平衡,因为没有绝对的平衡,松快与紧张都是暂时的。
可能,世间所有偶得的相遇机缘,哪怕是如堵车这般不值一提的零星碰撞,都是需怀取舍之心。就好像《寻找失落的一角》哲学冰山一角感动孩子,也感动了大人。看人的一生走走停停,患得患失,似有目的,实则真正的意义并不在终点,而在路途。路途上我们会一时忘记自己是谁,去哪儿,干嘛。当我问漂亮阿姨你们去干嘛?她不假思索地说:“跟你一样刀塔死亡学院,旅游。”跟我一样?我好像不是来旅游的。她说这话的时候脸并没朝向我,仿佛此行的目的本身并没有多加表述的必要,是很淡然的存在。但我的心里已经千万遍的问过自己,为何置身于此姚黛玮。可能一时解释不好这份关系,她或许等我的答,喃喃的说:“是。”以旅游者的身份,更好“同心”不是么。抓不住的身份,不论考察的今日重点,忘记接下来繁密的行程安排和民族志访谈的方式方法规范准则。短暂的,都忘记,带着一份初入世的善意,在这一片应该今生不再重来的小天地,即便重来,你,也不再是你。初识人间,炊烟袅袅,或许你是我《寻找失落的一角》途中遇到的那只蝴蝶,或许你是那支飞走的小虫,或许你并不是那一个最适合我的角,或许你并不是我想要的那个角,或许……,我们都知道并没有最适合的那一个角了。有时候,真的怀念这些心灵成长的随意和自然,抛开所学所长,抛开经历抛开经验,去接受一份普通又难得的心情,惬意幻想刘备传。车龙鸣笛了张嘉文涵,离开这片山坳,maya2014继续前行。白河还是白河,路依旧是路。再见了,漂亮阿姨。今早我看了一眼昨日活佛送的十字箴言,有一句他说:“今夜那蚩睡里没有觉醒的美好梦境,是明朝日出中暗淡浑浊的乌云。”
文章归档